印度总理全国讲话:邀请国民再上阳台 以烛光祈福


一方面,由于病毒在发生变化,给疫苗和药物的研发设置了障碍。一个最大的可能是,当疫苗或药物研发出来时,病毒已经发生变异,因此药物和疫苗对它们的有效性要打折扣。

病毒的传染性和对宿主的危害性是由多个基因控制的,需要多种基因的共同改变才可能造成毒性增强和对人的危害加大。但多个基因的改变需要更多的时间,这使得这种改变在几个月或者几年内可能性都不会很大。

因此,新冠病毒在过去演化出具有感染人的能力,并且能在人际之间传播,至少有几年或几十年的时间。

3月26日,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·柯林斯在其发表的名为《基因研究显示 新冠肺炎病毒起源于自然》博客文章中指出,基于加利福尼亚州拉霍亚斯克里普斯研究所的克里斯蒂安·安德森等人的发现,可以判定,新冠病毒(SARS-CoV-2)是一种自然演化的病毒,其针对人类的毒性也是自然演变的。

冰岛同一人身上出现两种病毒也说明,人类未来应对新冠病毒的任务可能更艰巨。

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北京时间4月2日06时30分左右,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93万例,共计932605例。其中美国累计确诊213372例,成全球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;死亡病例4757例;康复人数8474例。与前一天6时30分数据相比,美国新增确诊病例27107例,连续第三天新增确诊数超2万;死亡病例新增1447例。

病毒变异或给疫苗研制带来新挑战

但是,病毒变化本身,也提示人们对付新冠病毒可能会有更多难题,并且要接受更为严峻的挑战。

马恩河谷省省长加汗表示,由于疫情之下口罩“像金条一样抢手”,现场安保力量必须跟得上。

事实上,新冠病毒感染到人的演变本身就是漫长的。首先是在其天然宿主(可能是蝙蝠或穿山甲)进行了演化,再经过中间宿主,如果子狸等,让其刺突蛋白也发生突变,从而演化出能与人体中ACE2受体结构相似的分子结合并感染人体细胞的能力。